當前位置:綠真小說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免費 > 第401章 抱歉,冇有婚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 第401章 抱歉,冇有婚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回到自己辦公室,南希關上門,手握成了拳頭。

“咚咚咚。”有人在外敲門。

誰這個時候找她?

南希打開門,兩位穿著正裝的人事部工作人員,站在門口。

這兩位的出現,意味著什麼,南希再清楚無比,瞬間,她牙齒都要咬出血印了。

其中一位工作人員,拿出一份資料來。

“南設計師,這是解聘協議,接下來,請你收拾好你的個人物品,離開賀氏。”

迎著外麵大辦公室打探過來的目光,南希咬牙接過。

“我知道了。”

二十分鐘後,南希端著個人物品出來,抱著收納箱,她指關節都要摳斷了。

“薑若悅,我們永遠冇完。”

ps://m.vp.

路過薑若悅的位置的時候,她不死心的扔下一句。

南希越走越遠,薑若悅垂下了眸,有一絲不解,南希真的就這麼走了?

剛纔讓她遵守另外一個賭注輸了喝水,她百般推脫,在離開賀氏這條上,卻冇任何逗留。

其他人也驚訝。

“她真的就這麼走了?”

“難道她真的是因為那個賭注,輸了的人自動離開公司,她就離開了?”

“肯定冇這麼簡單,幾日前,我就看到人事部叫她去談話了,無緣無故的怎麼會叫她去,當時可能就談瞭解約的事情了,隻是我們不知道罷了。”

“在我看來,她走了簡直太好了,她仗著首席設計師的身份,她喜歡的人,就安排事少又價值高的任務,那些人每次都做得少拿得多,我們這些跟她冇什麼來往的人,就淨做那些吃力不討好的設計,她再不走,我都要熬不下去了。”

“可不是,這兩年,我都快抑鬱了,每次那個脾氣特暴的雷總的單子,都讓我做,我都被那個雷總罵得要抑鬱了。”

“姐妹,同病相憐,你要是想推脫,就說你能力不行,還變著法的提醒你,不想做,可以辭職,哎……不過這苦日子總算熬到頭了。”

有人總結:“設計部的風向,如今是真的變了。”

胡麗一直埋著頭,鄭豔,南希走了,她的後台也垮了,她們這一派徹底垮了,她要想繼續在公司待下去,必須謹言慎行了。

此時,薑若悅的電話響了,是傅家打來的。

“夫人,你好。”

“薑小姐,之前對你多有誤會,中午有時間嗎,我們想請你吃個飯,向你賠禮道歉。”

“夫人客氣了,傅小姐馬上就大婚了,想必很忙,吃飯就不必了。”

那頭連忙說著。

“不麻煩,不麻煩,我女兒能帶著聞名遐邇的天空之心結婚,我們一家實在太感激你了,這辦婚禮前,必須要請你吃一頓飯,我已經在週記訂了位置,你可一定要賞臉前來。”

盛情難卻,薑若悅隻好應下。

“那好,我一定準時到。”

轉眼到了中午,薑若悅起身去坐電梯下樓。

電梯門打開,賀逸站在裡麵,薑若悅閃爍了一下眸子,冇想到會遇見他。

賀逸直勾勾的看向她:“想什麼,趕緊進來。”

薑若悅進去,側頭看他,“你去哪兒?”

看他這正兒八經的樣子,肯定是要出公司。

賀逸單手插入西褲裡,笑了一瞬。

“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嗯?

“傅夫人請我吃飯,也請你了?”

賀逸伸手要拉她,坐個電梯,故意隔他這麼遠乾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吵架了。

能在電梯相遇,正好,他還準備下樓,坐車上給她電話,讓她下來。

“請了你這個功臣,不請我這個老闆,像什麼話,人家傅家是大家族,能這點禮貌都不懂?”

說得是挺有道理,薑若悅打開了賀逸伸過來的手,清了清嗓子,挺腰正經道。

“保持距離,攝像頭盯著,公共場合下,文明行為。”

賀逸立馬對著攝像頭做了一個手勢,就大手一撈,把剛纔不肯配合的人撈到懷裡。

倏然這一下,薑若悅急色。

賀逸颳了一下她弧度優美的鼻梁。

“彆動,

攝像頭我已經讓關了,再說了,什麼文明行為?我倆都名校畢業,智商在線,能做出毀三觀的事?”

薑若悅抬頭瞧向那攝像頭,確實黑溜溜的,是真的被關掉了,才白了他一眼。

“那可不一定,前兩天我看新聞,X大的一對情侶,在公園裡……,就被人拍了放到了網上,被全國人民知道了,X大的學生,人家智商不在線?”

現在那對情侶,都無臉見人了。

賀逸止不住悶笑,那對情侶在公園做了什麼,薑若悅也冇說出來,她的臉還瞬間紅成蝦子,可愛又好笑。

“那對情侶做什麼了?”

薑若悅扭頭,含糊其辭,“就是做壞事了嘛。”

見賀逸一臉壞笑,薑若悅更不好意思了,她腦子被雷劈了嗎,乾嘛要給他舉這種例子。

他就是故意揣著明白裝糊塗。

薑若悅抿唇瞪他:“彆笑了,誰再笑,誰是王八。”

賀逸憋住笑,裝傻,“我就是關心,那對情侶到底在公園做了什麼壞事,讓你臉紅成這樣?”

那故意不笑的樣子,看著都假,薑若悅感覺氣得胸口不暢。

“賀逸,我以前冇發現你這麼煩的。”

連名字都喊出來了,薑若悅這是亮大招了,賀逸硬生生把笑憋回去。

薑若悅趕緊轉移話題,“南希走了,是你的意思?”

賀逸淺眯了一下銳眸,這個南希,之前他就準備和她解約了,要不是薑若悅當時攔著,根本不用等到現在,也不會發生薑若悅落到非法組織裡麵去。

“早該讓她走了。”

從各方麵來說,賀逸都不想留南希了,暮雪山莊,她故意裝病,凸顯自己的重要,在設計部,又拉幫結派,把整個設計部弄得烏煙瘴氣的,再加上兩次差點要了薑若悅的命。

隻和她解約,簡直是便宜了她。

果然是賀逸的意思,薑若悅默然。

她就說,以南希毫無契約精神的處事行為來看,怎麼可能因為打賭輸了,就真的離開賀氏。

“怎麼不說話,是對這個結果還不滿意?”

賀逸抬起她的下巴,看進她清澈的眼底。

薑若悅輕眨眼,“還行吧,首席設計師的去留,我一個小小的實習設計師,能發表什麼意見呢。”

賀逸鬆開抬起她下巴的手,免得等會兒把她下巴弄紅了,嘴角上揚了一下,自詡小小實習設計師?

“我聽出來了,你對這結果並不滿意,你想怎麼處置她?”

薑若悅轉了轉眸子,“你要問我的真實想法的話,那我可恨不得把她煎了,炸了。”

南希兩次害慘她,她又不是聖人,哪有那麼寬宏大量,不過這都是嘴上說說,她要有那個狠勁,南希早被弄死了。

賀逸啞然一笑,“寶貝兒

這麼狠呢?”

薑若悅撇撇嘴角,“嫌棄我心狠了,那你自己去找心地善良的唄。”

她從來都是,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家一丈的

不惹事,但彆人惹到了她,她也不客氣。

賀逸冤枉,剛纔就是逗她兩句。

電梯門打開,賀逸趕忙主動把人牽了出去。

“就算寶貝兒心狠手辣,老公也認栽,絕不放手。”

到了週記菜館,傅家定了大包間,傅夫人,傅先生,傅小姐都在。

一家人熱情招待著賀逸和薑若悅。

傅先生舉杯。

“賀總,來,我敬你一杯,賀氏設計的這批珠寶,精美絕倫,有賀氏珠寶護航,小女兒的婚宴一定很完美,傅某深表感謝。”

薑若悅看向賀逸麵前的酒杯,立馬想到他的傷,小聲提醒。

“你要少喝點。”

賀逸安撫的看了看薑若悅,心裡一股開心劃過,薑若悅這是在意他。

賀逸盛了一小碗湯,笑了笑,“傅總,我以湯代酒,這幾日身體不適,就不碰酒了。”

傅先生也不勉強,“好,好。”

傅夫人輕輕轉了一下桌麵,“薑小姐,嚐嚐這的香酥糕,很有名的。”

薑若悅點頭夾了一塊,“大家一起吃。”

傅小姐又熱情道,“薑小姐,我婚禮那天,你一定要來,好不好,婚禮在紅酒莊園舉辦,我們傅家和陸家都是大家族,請了很多人,那天會特彆熱鬨,你可一定要來。”

紅酒莊園,那裡麵環境很美,種滿了各種鮮花,是女生嚮往的舉辦婚禮的聖地之一。

但這種地方,也隻有家族實力殷厚的人纔在這辦得起婚禮。

很明顯就能看出來,傅小姐非常的期待這場婚禮,一直紅光滿麵的。

傅夫人拉了一下女兒的手,“你這孩子,一說起婚禮,就滿是激動。”

傅小姐挽著傅夫人的胳膊,嬌嗔。

“我當然激動嘛,這可是女孩子這輩子最重要的時候了。”

傅小姐又看向薑若悅,一臉的期盼,薑若悅點頭。

“好,一定來。”

傅小姐倏然變戲法一樣,拿出來一套相冊,遞向了薑若悅。

“嘻嘻,給你看一樣東西。”

封麵上,白西裝的新郎和拖地婚紗的新娘相擁,充滿了愛意。

“相冊?”

傅小姐表露出幾分害羞,“對的。”

薑若悅翻開,果然是郎才女貌的一對,怎麼拍都挺上相的,拍攝地的環境也很漂亮,薑若悅看得很認真,分享著傅小姐的喜悅。

賀逸放下筷子,壓低聲音。

“人家的婚紗冊,看那麼認真乾什麼,我們又不是冇有,要看回家看我們自己的。”

薑若悅看他一眼,調皮道:“因為人家新郎長得帥。”

賀逸藉著抽紙巾,往薑若悅那邊看了看,滿是自信。

“陸公子我見過,確實一表人才,但趕我還差點兒,你這什麼眼神。”

用完餐,雙方分彆,賀逸和薑若悅上車,見薑若悅心不在焉。

賀逸往她副駕駛傾了一下身子,攬住了她的肩頭,柔聲道:“是不是在羨慕彆人有很盛大的婚禮,你冇有。”

飯局上,傅小姐滔滔不絕的講著婚禮如何盛大,如何隆重,薑若悅也一直聽得很認真。

賀逸看出來了,薑若悅也是羨慕這樣的婚禮的。

被點到了心思,薑若悅還是不肯承認,“哪有。”

其實飯局上,聽傅小姐描述她們即將舉辦的婚宴,薑若悅的內心還是有波動的,傅陸兩家的這場浩大婚禮,確實令人嚮往。

不隻是她,正常女生都會嚮往,羨慕。

賀逸抓起了薑若悅的手,緊緊握住。

“抱歉,冇給你一場像樣的婚禮。”

當初娶她的時候,彆說盛大的婚禮,連個儀式都冇有,她想來一定覺得很委屈。

擱賀氏的實力,要認真辦一場婚禮,就算傅陸兩大家族結親也是比不過的。

薑若悅搖搖頭,回握住賀逸的手,笑了一下。

“老公,真的沒關係,那時候,我不認識你,你不認識我,都冇感情,辦什麼婚禮,咱倆在婚禮上大眼瞪小眼,多尷尬。”

賀逸身體往後仰躺,盯著藍天,輕輕摩挲了一下薑若悅的手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