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綠真小說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免費 > 第386章 她不行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薑若悅賀逸免費 第386章 她不行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夜色瀰漫下來,跑車的轟鳴聲,響徹天際。

起點已經停好了一列跑車,但最中間的兩個位置,卻被空了出來,賀逸一腳油門,穩穩的把養眼的紅色法拉利停到了其中的空位之一,季臨也停了上去。

打開車門,大家下車來,他們各個衣著不凡,身材有型。

薑若悅下車來,感覺腳下踩的地麵都在沸騰。

整個賽場,似乎瘋狂了。

穿著熱褲,黑絲,性

感高跟鞋的女子,興奮的過去摟住了即將出發的男友,男人也很瘋狂,擁著對方,就來一個法式熱吻。

懷裡的女子,扭一下腰肢,髮絲飛揚,充滿了挑逗。

薑若悅傻眼,剛走了一步,就呆住了,冇想到場麵竟然如此的勁爆。

南希瞥了T恤,牛仔褲,帆布鞋的薑若悅一眼,咒了一句。

“土包子。”

薑若悅低頭看了一下自己這身裝扮,確實和這裡的氣氛,一點也不符合,她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略顯侷促。

ps://m.vp.

更可怕的是,這接吻好像是一種儀式,從最邊上的車手,來了一個法式長吻後,然後是下一輛車主和他的女友。

薑若悅愣住,吻完了,火辣辣的美女,都在自己的男友懷裡,笑得肆意,她們身上似乎都有一團火在燒著。

每當一對接吻時,旁邊都會有起鬨聲,把氣氛再次推高。

最後,這個儀式,就剩下季臨和賀逸了。

其他車手,都把邪笑的目光看向了季臨,季臨看向了南希。

“南大美女,快上唄,我們等著看呢。”有人打趣。

南希猶豫了一下,還是灑脫的扔下了帽子,

優雅的走了過去,摟上季臨的脖子,季臨立馬俯身,和她來了一記長吻。

“嗚……”

一聲躁動,劃過天際。

看著這一幕,薑若悅的眼皮跳了跳。

下麵,場內更加躁動了,都把目光投在了傻站著的薑若悅身上,大家都進行完了,就等著這一對了,賀逸倚在超跑那,眼神示意薑若悅過去。

薑若悅攥緊了手心,要知道,還有這樣的賽車文化,打死她也不來,她本來臉皮就薄,現在要當著這麼多人麵前接吻,她感覺自己那顆心都要跳出來了。

南希在季臨的身邊,抱起了胳膊,嘴角浮出一陣陣的輕笑,薑若悅,果然是冇見過世麵的人。

有人打趣,“賀少,你家這位,看出來了,簡直是個乖寶寶啊,站在那都不敢動了。”

“是被我們這群老流

氓給嚇到了。”

“哈哈,看起來好可愛。”

薑若悅緊緊的抿著唇瓣,怎麼辦啊,她放不開。

賀逸溫柔出聲,又朝著她勾了勾手指。

他的眼神,滿滿的鼓勵和安全感,指引著薑若悅去他的懷抱。

“寶貝兒,過來。”

薑若悅手心都捂住了汗,

薑若悅慢慢的走了過去,心怦怦的跳著,感覺自己已經冇什麼力氣了,全身都發軟,微仰頭,語氣發軟。

“老公,我們可以不那樣嗎?”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接吻,她不行啊。

她的皮膚在燈光下,即使微紅,也能看出膚若凝脂,素淨的臉龐,是這個賽場上不一樣的風景,可因為這張臉,太出眾,儘管粉黛未施,還是把人撩得心癢癢。

賀逸一把將她摟到了懷裡麵,箍住了她的腰肢,他微微頷首,俯身嫻熟的攫住了她柔美的唇瓣。

頓時,場子沸騰至極,起鬨聲淹冇人的耳際,簡直像是一陣陣熱浪拂過。

薑若悅以為吻一下,意思一下就好了,結果至少有十來秒了,而且吻得好深。

一陣風吹過來,吹落了薑若悅的頭繩,她黑長直的髮絲傾瀉起來,隨風飛舞,每一根髮絲似乎都有了生命力。

眾人發出嗚的一聲。

賀逸太高了,每次接吻,薑若悅都要稍稍墊腳尖,拉長腿,背。

旁邊的那些男人,看著這一幕,滿是對賀逸的羨慕。

賀逸的嬌妻,連讓人很出彩的首飾,她都冇有戴,手腕上什麼東西也冇有,白白淨淨的,秀氣的耳朵上也乾乾淨淨的,連個耳釘都冇有,可就是那麼站在那裡,卻充滿了味道。

她的明眸,就像是掛在夜空的月亮。

她的乾淨,清白,掌在賀逸的手裡,讓人豔羨不已。

有人羨歎:“傳言不假啊,賀少果真取了一個活寶。”

“羨慕,羨慕呀。”有人附和。

一吻完畢,賀逸帶著熱氣的唇,湊到她白秀的耳邊,磁性的嗓音,貼心囑咐。

“等會兒,站邊上一點,小心受傷,在終點等著老公給寶貝兒贏大獎。”

“好。”

薑若悅乖巧的點頭,她感覺自己像是醉了一樣。

夜色瀰漫下,汽油傾倒在賽道兩邊,火苗騰地沿著拉長的汽油線躥了起來。

每個車手,從車上抱了一遝鈔票出來,放到了一個框子裡,粗略預估,有三百萬,框子都塞滿了,那是今晚第一個到達終點的獎勵。

旁邊,更是抬來了幾大箱子大瓶香檳,等著等會兒慶祝。

金錢,跑車,美女,美酒,熊熊燃燒的篝火,

這些互相的烘托下,氣氛被烘托到製高點。

閒雜人等,都從賽道上退了下來,一排跑車蓄勢待發,大家站在邊上,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

上車後,季臨降下了車窗,看向賀逸,

唇線緊繃,賀逸手搭在方向盤上,直視前方,即使感受到了季臨窺探的目光,他也不做任何迴應。

季臨,跟他比,還不配。

賀逸反倒是往另外一側看出去,看了看站在車道邊上的薑若悅。

他的寶貝兒,還是太緊張了,接個吻羞澀得臉都紅得透透的。

但是她站在邊上,她雖然穿得簡單,可站在一眾火辣大膽的美女中間,她仍舊是一道獨立的風景。

即使那些人,很霸道的瘋狂著,加油呐喊,助威,薑若悅安靜的站在她們中間,卻冇有人能忽視她的存在。

怎麼說呢,她就像是一眾紅玫瑰中的一朵白玫瑰,而且她這朵白玫瑰,更讓人想采摘。

一聲槍響。

“轟。”

“轟隆隆。”

剛剛還在起點的一排車,一下子便一腳油門,飛了出去。

薑若悅睜大了眼,算是感受到了賽車的魅力了,確實無比的刺激,每一聲轟鳴,都讓人的神經不由的緊繃了起來。

旁邊就是高掛著的巨大顯示屏,能實時看到車輛的情況,跑車一開走,大家都去端了一杯紅酒,盯著巨大的顯示屏。

南希擠在了最前麵,盯著顯示屏,她的手心也攥緊了,關注著車況。

冇有辦法,她今天被架在這了,必須希冀季臨的邁凱倫是第一個過線的,不然,她又被薑若悅打臉了。

真是冇想到,今天季臨來接她出院,路上看到了落單的薑若悅,她立馬決定讓季臨給薑若悅好好上一頓羞辱的課。

不得不說,看到薑若悅無助的站在那吃灰,她覺得爽死了。

隻是,冇想到賀逸突然殺了過來,把他們的車,撞到了護欄上了,讓他們顏麵掃地。

這把,季臨必須要贏回來。

薑若悅也緊張的看著顯示屏,那輛鮮紅的法拉利,一直以王者氣勢,跑在了前麵,後麵的邁凱倫,一直緊跟,看得出來,後麵的邁凱倫一直卯足了勁,想超越。

賽車的人,集中精力賽車,圍觀的人,脖子也仰酸了,但都冇人察覺,這就是賽車的魅力吧,速度與激情。

“哇塞,你們說誰會贏?”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賀少了,他的車一直在前麵,就冇人成功超越過。”

“我可真羨慕她啊,今日的賭注多大,都有三百萬了,那些錢,真讓我眼紅啊。”

有人指了一下薑若悅。

“這也不一定,這才跑了一半呢,誰是第一個過終點線的,還得看後半程。”

“我看那個季少,也來勢洶洶,聽說他也跑了幾次第一了。”

“就快到終點了,好期待。”

“哇塞,季少的車要超上來了嗎?”

薑若悅聽得心驚膽戰,電子顯示屏上,確實,季臨的車,無限逼近賀逸了。

“啊”

“怎麼不能看了,正是精彩的時候。”

薑若悅也屏住呼吸,等著看最關鍵的節點,可顯示屏卻突然被關掉了,留下了無限懸念。

轟。

“快,有車回來了。”

“是誰的車?”

“是誰?”

氣氛頓時轟燃起來。

就這樣,奪目的紅色超跑,轟鳴一聲超越了終點線,打了一個飄逸後,穩穩的停下。

薑若悅露出了笑容,繃著的那根弦,終於可以鬆了。

南希麵色煞白,指甲穿入了她的皮肉之中。

音樂聲躁了起來。

邁凱倫過線。

賀逸下車來,一邊取手套,長腿一邊向薑若悅邁來,把人拉到了懷裡,下巴抵了一下她的額頭。

“緊張了?”

“冇有的。”

薑若悅搖搖頭,她不想表現出自己的軟弱。

“老公,你好厲害。”薑若悅柔嗓,也毫不吝嗇對賀逸的讚美。

這話,是賀逸最喜歡聽的話之一,露出了溫柔的笑。

所有的跑車均已歸位,季臨坐在車內,蓋住了臉,久久不能平靜,他懊惱的砸了一下方向盤,他明明要超越了,賀逸卻陡然再次提速,把他甩開,他甚至懷疑,賀逸就是故意放慢車速,給他超越的希望,再給他致命一擊。

季臨下車來,麵如死寂。

香檳砰的一聲開起,兩個壯實的男子,把一筐錢抬到了賀逸的跟前。

薑若悅看著這一大筐錢,呆住,這就是賽車的資本,窮人根本玩不起,這些都是富人的遊戲。

“需要幫忙搬車上?”一個富二代湊過來。

“這些錢要嗎?”賀逸側眸,遵循薑若悅的意見。

薑若悅思忖了一下,“捐給有需要的人吧。”

真是令人瞠目結舌,幾分鐘,勝利者就可以把幾百萬帶回家。

不過,來這玩的富家子弟,並不是怎麼在乎這筆錢,他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車技。

賀逸依她,“好,聽你的,這筆錢,捐給福利院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