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綠真小說 > 仙俠玄幻 > 大鄴繡衣吏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鄴繡衣吏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紫衣女子皺了皺眉,把之前自己看到的一幕說了出來,其實在那個妖剛剛踏入永安城的那一刻,蘇玉就已經發現了。

繡衣吏共十二名紫衣,皆為二品高手,其中七人都在永安城,輪番值守。

今夜輪到蘇玉值守,她冇有直接出手,是想看看這個妖冒死入城有何目的,誰曾想一個八品青衣,竟然敢對一個七品妖獸拔刀。

就當她想出手救下那個不知死活的青衣時,他的身體裡居然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力量,那個七品妖獸就被他一刀給斬了。

“你是說一個剛剛突破七品的青衣,身上有一股讓你這個二品巔峰都感覺忌憚的力量?”聽了蘇玉的描述,白衣男子也是微微地皺了皺眉。

“是。”

蘇玉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查一查吧。”

白衣男子放下酒杯,淡淡的說道。

蘇玉點了點頭,便退出了庭院。

……

翌日

一大早黎笑就爬了起來,許潤清今天要帶他去見楊緋衣的,他不求任何賞賜,隻希望楊緋衣能幫他尋一位名醫治好小多餘的病。

他的俸祿本就不高,家裡還有三張嘴等著他投食,而小多餘的病則是讓他們本就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

囑咐了李思思給弟弟妹妹做飯,黎笑便直奔繡衣吏衙門。

蔓堂

緋衣楊依蔓的專屬堂口。

繡衣吏衙門中,除了常年在外執行任務的,每個緋衣都有自己的專屬堂口。

“黎笑,可以啊,不僅斬殺妖獸,還晉升了七品。”剛到衙門,一個和黎笑身穿一樣青衣的男子走過來和黎笑打招呼。

“僥倖,僥倖。”

黎笑擺了擺手一臉謙虛的說道。

“許綠衣和楊緋衣都在中堂,之前許綠衣交代了,你來了可以直接過去,不用通稟。”

那名男子也不再說什麼,直接對黎笑說道。

“多謝。”

黎笑說完便朝著中堂而去,他心裡有些緊張,這還是第一次單獨麵見緋衣,之前雖然經常見到楊依蔓,但都是遠遠見過,卻從來冇有說過話,畢竟身份差距過大。

剛到中堂門口,便聽到裡麵傳來一個抱怨的女聲,“真不知道蘇紫衣怎麼想的,我看起來像個讀書人嗎?居然讓我參加那個狗屁詩會。”

許潤清在一旁一臉無奈,賠笑道:“蘇紫衣的意思是,江大人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她,而她手底下的緋衣您算讀書最多的了…而且,蘇大人說了,雖然作詩比不過西陵國那群酸人,但是您肯定比他們長得好看…”

“噗…”

中堂外的黎笑實在冇忍住,到底是詩會還是選美?

“誰!”

楊依蔓美目一橫,看向黎笑。

“蔓堂青衣,黎笑,見過楊緋衣。”黎笑趕忙躬身,然後又看向一旁的許潤清開口道:“見過許綠衣。”

“他就是我和您提起的黎笑。”

許潤清對著黎笑點了點頭,然後向楊依蔓解釋道。

“斬殺七品妖獸的那個青衣?”楊依蔓看了黎笑一眼問道。

“正是。”許潤清答道。

“你想要什麼賞賜?”

楊依蔓此時的心情很糟糕,直截了當的看著黎笑問道。

聞言黎笑也是一怔,這麼直接的麼?

此時黎笑才抬起頭仔細的看了一眼楊依蔓,高挑的身材,在一身紅衣的襯托下顯得玲瓏有致,那張臉更是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的完美,眼角處一顆紅色的淚痣也長得那麼恰到好處。

難怪許潤清說西陵來的人肯定冇有她好看。

“看什麼看,再看老孃挖了你的眼睛!”聽到她的聲音,黎笑突然感覺畫風就變了。

黎笑趕忙低下頭,道:“此次能斬殺那妖獸,都是許綠衣指揮得當,卑職不敢居功。”

一旁的許潤清一臉欣慰的點點頭。

可還冇等楊依蔓開口,黎笑就繼續說道:“不過卑職確實有個不情之請,想請楊緋衣幫忙。”

“快說。”楊依蔓一臉的不耐煩,現在她滿腦子都是明天要去參加那個無聊的詩會的事,一想起來就頭痛不已。

“卑職有個弟弟,他身患怪疾,想請楊緋衣幫忙尋個名醫。”黎笑深深的躬身說道。

永安城內一些有名的名醫都在各大家族或者高官府中,再就是宮中的禦醫,而這些人都不是黎笑能接觸到的。

“可。”

楊依蔓點了點頭。

得到了她的允諾,黎笑感覺胸口的一塊大石落地了。

想了想他開口道:“楊緋衣可是再為明日詩會發愁?”

楊依蔓抬起頭看向他,冇有說話,彷彿在等他繼續說。

“黎笑,你可是有辦法?”這時一旁的許潤清開口道。

“卑職倒是對作詩略通一二。”黎笑點了點頭答道。

“你會作詩?”楊依蔓有些錯愕的看著黎笑。

黎笑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未必比得上西陵的那些才子,但是應該也能拿得出手。”

“這不重要,我大鄴國向來重武輕文,吟詩作對自然是比不上他們那群酸儒,而且主要還是書院與他們的比拚,你隻要能臨時做出一首不跑題的詩就足夠了。”楊依蔓解釋道。

其實大鄴確是以武立國,不過近年來國泰民安,大鄴皇帝秉承著以文治國,以武安天下的想法,要求五品以上官員,都要習文修身。

此次詩會也算是對各個衙門的一個考覈,而繡衣吏衙門此次派出前往參加詩會的便是楊依蔓。

“想來是冇有問題。”

對於作詩黎笑還是有些自信的,他雖然不會作詩,但是他會背啊,好歹他前世也是大學從軍,雖然忘了不少,但是用來對付那些西陵的文人絕對是足夠了,畢竟那是堂堂華夏五千年的風流底蘊。

“那你先作一首我聽聽,不然到時候丟人的可是我。”楊依蔓大眼睛轉了轉說道。

“請楊緋衣出題。”

黎笑恭聲道。

楊依蔓愣了愣,出題?她哪裡會出題?

沉吟了片刻她開口道:“你就以我為題作一首詩吧。”

黎笑微微一笑,開口道:

“北方有佳人,”

“遺世而獨立。”

黎笑頓了頓,本想賣個關子,畢竟前世看的電視劇中,主角一開口,那些人就會被震驚的合不攏嘴,可當他看向麵無表情的楊依蔓和在一旁吃瓜的許潤清時,他一陣無語,這兩個人根本就不懂詩,他作的好與不好,兩個人完全聽不懂,就這樣直勾勾的看著他。

一陣無語,黎笑繼續開口:

“一顧傾人城,”

“再顧傾人國。”

吟罷,黎笑看向二人,發現二人還是直勾勾的看著他,這是讓他繼續?

黎笑想了想試探性的開口:

“三顧頻煩天下計?”

“拔劍四顧心茫然?”

這時,楊依蔓終於是點了點頭,開口道:

“嗯…還不錯。”說完她看向一旁的許潤清,“是吧?”

許潤清一臉茫然,然後連忙開口:“啊…是,還不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