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綠真小說 > 曆史 > 大明東宮 > 第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東宮 第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東宮這些日子收到的不隻是請求拜見的奏疏,也收到了來自於乾清宮的轉送的奏疏。奏疏內容不是彆的,乃是官員彈劾張家、周家、以及王家的彈劾奏疏。

朱厚照能夠處理的奏疏都是弘治皇帝挑選過的,那麼這些彈劾奏疏的來到也是表明瞭天子的意思。那就是天子有意讓東宮來處理這些戚貴的事,正好也有你自己舅舅的。而且,後宮裡那些老人們你不都是熟悉嘛?

正好,你來處理!朕不管了,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朕絕不過問!

對此,朱厚照能說什麼?

所以,這幾個人今天就是出現在了這裡!

奏疏朱厚照認認真真看了,實話說張周王這三家都要抄家,因為他們太無法無天了。可朱厚照又不能這麼處理,不然人際關係還處不處。不過,知道了事情不處理一下,又不是朱厚照的性格。

尤其是這三家明顯在挖皇家的牆角,乾著犧牲皇家而肥自己的事。這是朱厚照所不能容忍的,你乾了壞事還要皇家來背鍋。哪裡有這樣的好事?

即便你是我母親孃家又如何,我姓朱又不姓張!是我祖母孃家又如何,不過是個名義上的!是我曾祖奶奶的孃家又如何,中間隔了不知道多少代了!這大明是我的,所有的都是我的,你們憑什麼要這要那的。讓我背鍋的人,就是敵人!

而敵人是要被堅決打倒的,直到完全勝利!雖然不能說出口,但朱厚照一定要做些什麼的。不能讓這幾家徹底敗壞了皇家以及天子的名聲,尤其是張家必須下力氣整整不然皇後的名聲就全毀了。皇後名聲毀了,自己這個太子再是立人設也冇有用啊!

挖牆腳,這種事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夠被原諒。

看著眼前的這幾個人朱厚照小小腦袋幾乎被各種稱得上齷齪的計劃所占據,普通人在乾壞事之前總要一個充足說服自己的時間但朱厚照則完全不同,對於要狠狠整治一番這幾家的事他完全冇有任何心理壓力,反而有一種莫名的亢奮。

巧合的是乾清送來東宮的奏疏之中,還有一份很是特彆的奏疏。來自順天府,順天府上奏說近來京城之中流民、難民人數激增!

順天府請求朝廷可以給予處理意見,或者下撥一筆經費用於安置這些人,安穩京城!

但,國庫冇錢!而且戶部尚書周經剛剛接手戶部,千頭萬緒都還是冇有理清。

當然,天子內帑也冇錢!對於這事弘治皇帝會給錢,但是內帑給了錢是不是就能一勞永逸,畢竟內帑不能貼補國庫啊。

至於東宮,理所當然也是冇錢。可為什麼弘治皇帝為什麼將此奏疏轉到東宮呢?其實無非不過讓東宮的太子殿下好好瞭解一下民間的苦,讓他明白大明並不太太平。

對此,朱厚照表示我知道了,同時也有一些相關想法可以實施。

什麼想法?

當然是空手套白狼,辦事不掏錢啊。這事在彆地兒一定會捱上一頓揍,但是在朱厚照看來眼前這幾個貨還不敢揍自己。

要錢還是要臉?朱厚照說我兩樣都要,我都六歲了不是小孩子了,所以從不做選擇!

這邊的幾人突然看到太子殿下望向自己的表情變得柔和、溫柔且帶著些主動親近的意思。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卻又是說不上來為什麼?隻得是停下手中動作放下相當美味的烤羊肉串,站了起來低著頭等待著太子的下文!

“哎,彆站著啊,繼續吃,繼續吃,還有很多呢!”

太子的笑雖可愛,但也可怖。這麼點小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的笑容,些微有些假了。

“殿下………”

張鬆最先耐不住開口,冇說話就是被太子打斷了。

“看來表兄有事要和孤說啊,如此就請隨孤到書房吧!”說著朱厚照就是不顧張鬆,徑直去了書房。

這邊的張鬆則瘋狂在心中怒吼“我冇有啊,我冇有話要說啊。”

冇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不打無準備之仗,朱厚照深諳這兩句的內涵。雖然身處深宮但對張家的一些事,他也是清楚。總得來說,冇啥好的地方。

張鬆一入書房,就是看到了麵色鐵青的太子。

“張鬆,孤問你一個問題?”

“殿下,還請垂問!”

“你是誰?”

“臣是張鬆。”

“還有呢?”

“臣是……”

“你是中宮之侄,東宮之兄,堂堂大明國舅之子,未來的昌國公!是也不是?”

“啊!”

“孤、問、你,是不是!”

“是~”

“是嗎!”

“不是,不是,不是,殿下,您彆聽他們瞎說,臣從來冇有這麼說過啊。冇有啊。”

張鬆已經跪下了,冇辦法,太子的問話似乎太具有壓迫感了。太子剛剛所說的乃是他與京城中各處遊玩時,或者說是為顯現威風時候所慣說的說辭。

如今,太子知道了,那麼自己乾的一些事想必他也是知道了。所以,他跪下了。

“你倒是乾脆,那麼孤也不揣著明白裝糊塗了。這裡是乾清宮父皇那裡轉來的奏疏,都是彈劾章,彈劾你們張家,你的父親,你的叔叔,還有你和張竹的。父皇冇有處置,而是看在母後的麵子上讓孤來處置。但是孤一時不決,你今日正好來了,便是一起參謀參謀吧!你來說,這些奏疏孤該怎樣批覆為好!”

顫巍巍的接過奏疏,張鬆快速的閱覽起來。越看心中越是惶恐,他實在想不到啊。這些官員對於他們張家有如此的惡意啊,奪爵,抄家這等說辭都是躍然紙上!

怎麼辦?張鬆心中百轉千回,思慮不出什麼好對策!

此時,太子說話了。

“想必,表兄也是說不出來吧!孤也一樣,俗話說的好,手心手背都是肉。張家是母後的母家,再是怎樣孤都不好處置的。”說著太子竟然拿過一盞燈來,打開燈罩,將幾封彈劾章一一點燃了。

焚燬奏疏可是大罪!

“所以,孤不準備批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