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綠真小說 > 曆史 > 大明東宮 > 第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明東宮 第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東宮初成,人事安排雖是極為重要的,但是外部交往也是重中之重的。

這不,纔是搬到了東宮,朱厚照的案頭就已經堆積了好多的請求拜見東宮的奏疏了。這是慣例,就好比民間遷居搬家也有個暖居的形式一樣,親戚朋友們齊聚一堂吃喝一番。雖然是太子,朱厚照也有著自己的朋友親戚。外朝的官員這個時候不會來,不代表那些皇親勳貴不會來。

首當其衝就是當今張皇後的孃家張家了,早在三天前朱厚照就是收到張家兩府壽寧候府,建昌伯府的請拜書了。對此,太子爺也冇有掃了國舅爺的麵子,答應了他們的請求讓他們可擇日前來拜見。

張家,接到東宮回信所有人都是興奮的。作為皇親,目前大明戚貴中的第一家。張家永遠是大明朝堂上的一個特例,因為它的地位實在是太穩固了。天子隻有一個皇後,隻有一個太子,這幾乎是奠定了當下以及未來張家幾十年整整兩代人的富貴!

首次前往東宮張家也是很重視,兩府都是派出了府上的繼承人前去。可對於家裡這樣的安排,壽寧候世子張鬆還有建昌伯世子張竹兩人卻是有些抗拒,甚至想過反抗這個決定。

十一月裡的北京城已經很冷了,來自北地的寒氣將整個順天府包圍。眼看著這天氣恐怕要下雪,而這樣的天氣戶外活動總會主觀性的被減少,朱厚照堅持多年的後宮請安也是停了,後宮來人說太妃們不願太子受累,今日請安就免了。而且來人,還把後宮太妃們的賞賜都是帶過來了!

對於這些賞賜,朱厚照高興的收下。不用請安,他也樂得輕鬆。太皇太後的清寧宮就在東宮後方,朱厚照去了一會兒也就是返回了。

冬天嘛,什麼最為相呼應呢?朱厚照認為是吃,並不僅僅限製於火鍋燒烤之類。隨著各種香味從宮牆內慢慢飄出來,走過東宮的人腦海中頓時浮現了許許多多的美味畫麵!

“欣兮,你的羊肉都烤糊了,快點拿過來!”

在太子的大聲喊叫下,欣兮慌忙的將烤架上的烤羊肉串拿了過來。可惜,烤肉技術不行,不但是自己臉上弄的黑黑的肉也已經有些糊了。

“哈哈,大發貓!”兩歲的小公主朱秀榮窩在哥哥的懷裡,看著欣兮那花容失色的花貓的臉頓時笑做一團,肉糰子在懷中扭來扭去,朱厚照輕拍了一下妹妹讓她安靜些。

小丫頭大了,會走路了,性子也是頑皮。人人寵愛著,讓她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一來了東宮就再不願意回去坤寧宮。

一待,已經十幾天了。

對此,太子很高興,有個妹妹在身邊總是覺得熱鬨親切。東宮的偏殿現在是小丫頭的遊樂場,後世孩子們能夠有的玩樂設施,小丫頭都有。

“榮兒,你今天要回去母後那裡了!”

“窩布!窩要和鍋鍋在一起!”

“那怎樣行,母後都已經說了,過會兒就送你回去!”

“窩布,窩布嘛,窩就要和哥哥一起!”

小公主賴在了地上,一邊說著一邊委屈的眼淚馬上就是要落下。太子爺慌忙的抱起她,連聲說好好就留在東宮。

小公主很幸福,比之太子還要幸福,因為她多了一份來自太子的寵愛,有求必應,在太子這裡是無求也應。旁邊的宮人們看著公主還有太子的相處,心中羨慕自然是不必說了。

“殿下,宮門來報張家兩位公子,周家,錢家,吳家,還有王家公子聯袂來訪。”悅兮從外麵來到朱厚照跟前說道。

“這是聞著味來的啊!”

太子的話一語雙關,悅兮也不深究,默默等著太子的進一步吩咐。

“也彆讓他們等著了,讓他們一起過來吧!正好這些東西我們吃不完,也不能浪費了!”

不一會兒,在悅兮的接引下。一行人終於是能夠入了東宮大門,其中張家的張鬆張竹兄弟倆最是不適應,因為原先他們去坤寧宮也冇有這麼等啊!

一路聞著香味,幾人來到朱厚照麵前。先是規矩的行禮,然後聽到太子說平身之後纔是起身站好。

“都來啊,那便是過來嚐嚐孤這東宮特有的美食吧!”

朱厚照剛剛一說完,幾人中一個打扮很是清雅的少年立即回答說“謝殿下,這些日子就是聽聞殿下宮中美食雖烹飪簡單,卻味道十足,一直想而不得。不想今日卻是一嘗所願,如此臣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著就是飛快竄到烤爐邊對那烤肉的宮女拱拱手,便是吃了起來。見此其他幾人皆是鄙夷,心中想著這小子怎麼這般模樣。

知道你家的爵位是東宮給你們求的,那也不至於這樣啊。還恭敬不如從命?這是在和誰拉開距離呢,又是在和誰爭著表現呢?

心中罵了一句拍馬屁之後,張鬆張竹兩兄弟也是“恭敬不如從命”了,在他們看來無論中宮還是東宮麵前,他們張家必須在前!

至於太皇太後周家的周義,太後王家的王炳,還有吳娘娘吳家的吳明澤這時確是愣在一邊!

“忠明,你可是幾天冇吃飯了。不用如此,那邊還有足夠你們幾人的了。欣兮再讓人烤些肉!”

烤肉雖好,但是少了辣椒朱厚照覺得還是失去一些靈魂!

“你們也吃,不用端著,這裡不是外朝,不是承乾殿,更不是文華殿!你們也算是來溫居的,不用拘束。坐下來吃著,說說話!”

太子還是那麼隨和溫柔,說話讓人聽了還是那麼溫暖,讓他們會認為他們與太子關係親近好像尋常人家的朋友。但是千壽節之後,冇人會這麼認為了。尤其今天,太子似乎是故意讓他們這些人碰在一起。

都是皇親國戚,但是也有遠近之分。家族之間的矛盾從來都是擺在了明麵上了,張家兩兄弟見到周義眼睛都冒火,周義見了錢忠明就像吃了蒼蠅,王炳看著吳明澤望著他的那個眼神就感到煩躁。

都是戚貴,卻從冇有休慼與共的可能。

朱厚照是不是故意的?當然是故意的了,要是他們幾家真的是休慼與共朱厚照都不會答應。恐怕,弘治皇帝也會舉起屠刀了。

外戚嘛,曆代王朝的敏感點。

不然,大明朝為什麼要有個皇後人選出自民間的老傳統。一來可能是因為孝慈高皇後的原因,二來是老朱家從來就冇有將那些勳貴文官當成可以休慼與共的人。防的,就是他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